推荐商品
  • Pba 淘宝网最热美容护肤品牌
  • 每一秒都在燃烧你的脂肪 健康瘦身
  • 健康绿色减肥 就是这样轻松!
  • 时尚内衣 塑造完美身形!
  • 麦包包 周年庆典包包折扣
  • 祛斑美白 不再做个灰脸婆
【每买3本立减¥18】快乐的科学/尼采文集 (德)尼采|译者:黄明嘉 文学散文经管励志女性书籍畅销书排行榜书店
  • 市场价格:27
  • 促销价格:27
  • 商品编码:576266068996
  • 商品分类:黄明德
  • 商品所在地:浙江 杭州
  • 商品来源:天猫
  • 发布时间:2018-09-18 12:10:05
商品详细信息 -

【每买3本立减¥18】快乐的科学/尼采文集 (德)尼采|译者:黄明嘉 文学散文经管励志女性书籍畅销书排行榜书店

★每买3本●立减18元★
加入购物车自动减价 ● 活动时间:2018年8月18日至2018年9月31日
基本信息
快乐的科学/尼采文集
作者(德)尼采|译者:黄明嘉
定价¥30元版次2
出版社漓江ISBN9787540725006
出版时间2007-02-01页数278
印刷时间2013-12-01开本16开
内容提要
如果说《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是一部哲学长诗的话,那么,《快乐的科学》则像一本哲学短诗集成。西方古典哲学素以理性为尊,而尼采大胆挑战理性,在其著作中大量注入了诗性的成分,从而开辟了西方诗性哲学的新天地。《快乐的科学》是尼采后斯的重要作品,创作于大病初愈之后,是他心灵狂欢的产物。本书语言凝练而隽永,思想鲜明而锐利,行文多为警句或短诗,思想碎片交相辉映、绚烂者如吉光片羽,深邃者则惊世骇俗。生命、本能,个体、群体、宗教、爱、道德、哲学、文学、法律、科学等众多话题,在书中得到了简明而深刻的沦述、本书浓缩了尼采的精华,是尼采哲学的入门书。
作者简介
尼采,1844年出生于洛肯的一个牧师之家。他自幼性情孤僻,多愁善感,纤弱的身体使他产生了一种深沉的自卑感。他的生活,除了靠巴塞尔大学的一笔退休金外,还得依赖几个朋友的善心,以及一些陌生人的陪伴。缺钱、孤寂、没有朋友——这*都激发出尼采内心世界的自觉意识和无力感。因此他一生都在追寻一种强有力的人生哲学来强化自身的力量。他是一位充满激情而又疯狂的天才,他能在一个瞬间便能征服一个人的灵魂。他的哲学思想在德国乃至全世界都享有*高的知名度。具有一种无比强大的冲击力。受到希特勒的狂热崇拜。希特勒曾将尼采引以为德意志民族的骄傲,并将尼采的作品赠送给墨索里尼阅读。同是尼采也引起鲁迅、梁启超、纪伯纶等人的强烈共鸣。其主要作品有:《权力意志》《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偶像的黄昏》《悲剧的诞生》《尼采诗歌》等。一般人对于尼采总有种孤傲、 愤世嫉俗的印象,但也只有知道深渊幽暗的人才能明白璀璨的*。说白了就是唯有智者才能不带成见地走进他的世界。
目录
代总序(001)尼采,一位应该被超越的伟人译者前言(006)保持和笑迎对生活的信仰第二版前言(001)戏谑、阴谋与复仇1邀请(009)2我的幸福(009)3无畏(009)4对话(010)5致德行之士(010)6世俗之智(010)7指导手册(011)8第三次蜕皮(011)9我的玫瑰(011)10轻蔑者(012)11谚语如是说(012)12致光明之友(013)13致舞蹈家(013)14勇者(013)15锈(013)16向上(014)17冷酷者的箴言(014)18狭隘的灵魂(014)19无心的诱惑者(014)20思量(015)21谨防傲气(015)22男人和女人(015)23诠释(015)24悲观者的药物(016)25请求(016)26我的残酷(017)27徒步旅人(017)28给初学者的安慰(017)29星星的自我本体论(018)30至友(018)31乔装的圣者(018)32受束缚者(019)33孤寂的人(019)34高贵者(020)35冰淇淋(020)36青年时代的作品(020)37当心(021)38虔诚者如是说(021)39夏季(022)40不嫉妒(022)41赫拉克利图斯主义(023)42迂人的哲学(023)43忠告(023)44*的人(024)45*(024)46倦怠之人的评价(024)47沉沦(025)48违背规律(025)49智者如是说(025)50丧失理智(026)51虔诚的心愿(026)52用脚书写(026)53《人性,太人性的》一本书(027)54致读者(027)55现实主义画家(027)56诗人的虚荣(028)57挑选的情趣(028)58曲鼻(028)59信笔涂鸦(029)60高等人(029)61怀疑论者如是说(029)62戴荆冠赴难的基督(030)63星的道德(030)*卷1阐释存在之意义的导师(033)2理智的良知(035)3高尚与卑贱(036)4保存本性(037)5*的责任(038)6丧失尊严(039)7写给辛勤劳作者(039)8没有意识到的道德(040)9我们的爆发(041)10返祖现象(041)11意识(042)12科学的目的(043)13力量意识(043)14何谓爱情(045)15远观(046)16越过小径(046)17对贫穷的激励(047)18古代的傲慢(047)19邪恶(048)20愚昧的尊严(048)21致无私的教师(049)22上帝为国王而存在(050)23腐败的征兆(051)24不同的不满(053)25预先认定不可知(054)26生命是什么?(054)27厌世者(055)28至善有害(055)29做补充说明的骗子(056)30名人的喜剧(056)31买卖与高贵(057)32不受欢迎的门生(057)33教室之外(058)34隐藏的历史(058)35异端邪说与巫术(058)36遗言(059)37三种错误(059)38爆炸的人(060)39改变了的趣味(060)40缺乏高贵风度(061)41懊悔(062)42工作与无聊(062)43法律体现了什么?(063)44相信动机(063)45伊壁鸠鲁(064)46我们惊讶(064)47论激情的压抑(065)48对痛苦的认识(065)49雅量及其他(066)50孤立的原因(067)51真理意识(067)52旁人了解我们什么(068)53善的起源(068)54虚假的意识(068)55什么东西使人变得“高尚”(069)56向往痛苦的欲望(070)第二卷57致现实主义者(073)58只能当创造者(074)59我们艺术家啊!(074)60女人及其向远处的辐射力(075)61敬重友情(076)62爱情(076)63音乐中的女人(076)64怀疑者(077)65奉献(077)66弱者的强大(077)67自我欺骗(078)68意志和顺从(078)69复仇的能力(079)70男人的女主宰(079)71论女人的贞洁(080)72母性(080)73神圣的残酷(081)74失败者(081)75第三性(082)76*的危险(082)77心安理得的动物(083)78我们感谢什么(084)79蹩脚的魅力(084)80艺术与自然(085)81希腊人的情趣(086)82非希腊式的风趣(087)83翻译和改编(087)84论诗的起源(088)85善与美(090)86戏剧(090)87艺术家的自负(091)88真诚追求真理(092)89现在与从前(093)90光明与黑暗(093)91当心(093)92散文与诗(094)93你为何要写呢?(095)94死后的哀荣(095)95香福德(096)96两位演说家(097)97作家的废话(097)98心仪莎士比亚(098)99叔本华的信徒(099)100学会尊敬(101)101伏尔泰(102)102写给语文学者的话(102)103论德国音乐(103)104德语的声调(104)105身为艺术家的德国人(105)106把音乐当成拥护者(106)107对艺术的感激(106)第三卷108新的战斗(111)109我们可要当心!(111)110知识的起源(112)111逻辑的起源(114)112因果(115)113毒药的学说(116)114道德的范围(116)115四种错误(116)116群体直觉(117)117群体的良心谴责(117)118善意(118)119这并不是利他主义(118)120心灵的健康(119)121生活不是论据(119)122基督教对道德的怀疑(120)123科学并非只是工具(120)124*的视野(121)125疯子(122)126神秘的诠释(123)127古代宗教的余绪(123)128祈祷的价值(124)129上帝存在的条件(125)130危险的决心(125)131基督教与自杀(125)132反基督教(126)133原则(126)134悲观主义者是牺牲品(126)135罪恶的起源(127)136被遴选的民族(128)137打个比喻(128)138基督的错误(129)139激情的色彩(129)140过于犹太化的(130)141过于东方化(130)142薰香(130)143多神论的*益处(131)144宗教战争(132)145素食者的危险(132)146德国人的希望(132)147问与答(133)148宗教改革的发源地(133)149宗教改革的失败(134)150对圣者的批评(135)151关于宗教的起源(135)152巨变(135)153富于创意的诗人(136)154生活对人的危害不同(136)155我们缺少什么(137)156*有影响的人(137)157撒谎(137)158自我麻烦的个性(137)159任何美德只适合于某个时代(138)160同德行打交道(138)161致时代的“情人”(138)162自我本位(138)163大胜之后(139)164寻求安宁的人们(139)165抛弃者的快乐(139)166我们只与自己交往(139)167厌世与博爱(140)168一个病人(140)169公开之敌(140)170从众(141)171名望(141)172败兴者(141)173深奥和故作深奥(141)174偏离(142)175关于辩才(142)176同情(142)177关于“教育”(143)178有关道德启蒙(143)179思想(143)180自由英才的美景良辰(143)181跟随与带头(144)182孤寂(144)183属于美好未来的音乐(144)184司法(145)185贫穷(145)186心绪不宁(145)187伤人的报告(145)188劳动(146)189思想家(146)190面对赞美者(146)191辩护(146)192善良人(147)193康德的玩笑(147)194“坦诚”的人(147)195聊博一哂!(147)196听觉的局限(148)197当心!(148)198骄傲者的厌烦(148)199慷慨大方(148)200笑(149)201鼓掌(149)202挥霍者(149)203愚者的急智(149)204乞丐与礼貌(150)205需要(150)206雨中(150)207嫉妒者(150)208伟人(151)209询问动机的习惯(151)210勤奋的标准(151)211隐蔽之敌(151)212不要受骗(152)213通往幸福的途径(152)214信仰使人快乐(152)215理想与物料(152)216声音的危害(153)217因果(153)218我的反感(153)219惩罚的目的(153)220牺牲(154)221宽容(154)222诗人与说谎者(154)223感官的替代(154)224动物的评论(155)225随着本性的人(155)226怀疑者及其风格(155)227错误的判断,错误的一掷(155)228调解人(156)229违抗与忠诚(156)230缺少沉默(156)231“*的人”(156)232梦(157)233*危险的观点(157)234音乐家的自慰语(157)235思想与个性(157)236为了感动群众(158)237彬彬有礼的人(158)238没有嫉妒(158)239郁郁寡欢的人(159)240海滨(159)241作品和艺术家(159)242严守本分(159)243好坏的起源(160)244思想与说话(160)245选择即是赞美(160)246数学(160)247习惯(161)248书籍(161)249求知者的喟叹(161)250罪过(161)251被误解的受苦者(162)252宁可负债(162)253处处为家(162)254对付困境(163)255模仿者(163)256表皮(163)257亲身经历(163)258机遇的否定者(164)259远离天堂(164)260一加一(164)261独创性(164)262永恒之见(165)263没有虚荣(165)264我们的行为(165)265*终的怀疑(165)266需要残酷(166)267因为目标远大(166)268是什么造就英雄?(166)269你相信什么?(166)270你的良心在说什么?(166)271你的*危险何在?(167)272你喜欢别人什么?(167)273你说谁差劲?(167)274你觉得什么*人性?(167)275什么是获得自由的标志?(167)第四卷276新年感言(171)277个人的上帝(171)278死的概念(172)279友朋星散(173)280求知者的建筑学(173)281善于找到结尾(174)282步态(174)283准备着的人们(175)284自信(176)285更高,更向上!(176)286插话(177)287喜欢盲目(177)288高昂的情绪(177)289上船!(178)290不可或缺的事(178)291热那亚(179)292致道学家(180)293我们的空气(181)294反对诬蔑本性(182)295短暂的习惯(182)296固定的名声(183)297允许反驳(184)298喟叹者(184)299向艺术家学什么?(184)300科学的前导(185)301沉思者的幻觉(185)302*幸运者的危险(186)303两位幸福的人(187)304在行动中抛弃(188)305自制(188)306禁欲主义者与伊壁鸠鲁的门徒(189)307有利于评判(189)308每天的历史(190)309走出孤独(190)310意志与浪潮(191)311折光(191)312我的狗(192)313不画刑讯图(192)314新家畜(193)315*后的时刻(193)316预言家(193)317回顾(194)318痛苦中的智慧(194)319经历的诠释者(195)320再度晤面(195)321慎之又慎(196)322比喻(196)323命运的奖赏(196)324以生活为媒介(197)325什么是伟大?(197)326心理医生与痛苦(197)327严肃对待(198)328打破愚昧(199)329闲暇与懒散(199)330掌声(201)331宁愿耳聋,不愿震耳欲聋(201)332不愉快的时刻(201)333何谓“认识”?(202)334*须学会喜爱(203)335向物理学欢呼致敬(203)336大自然的吝啬(206)337未来的“人性”(206)338受苦的意志与同情(207)339生活似女人(209)340临终时的苏格拉底(209)341行为的着重点(210)342悲剧的序幕(211)第五卷343我们欢乐的含义(215)344我们虔诚到何种程度(216)345道德问题(217)346我们的疑问(219)347信徒与信仰需要(220)348学者的出身(221)349再论学者的出身(223)350向诚信之人致敬(223)351向牧师致敬(224)352道德为何不可缺少?(225)353宗教的起源(226)354论“类群的保护意识”(227)355“认识”的起源(229)356欧洲怎样才能变得更“艺术”?(230)357老问题“何谓德国式”?(231)358思想界的农民起义(235)359对思想的报复与道德背景(237)360被混淆的两种动机(238)361演员的问题(239)362我们相信欧洲的阳刚之气(240)363男女对爱情的偏见(240)364隐士如是说(242)365隐士又说(242)366面对一本渊博之书(243)367怎样区别艺术品(244)368玩世不恭者如是说(245)369并存于我们心中的(246)370何谓浪漫主义?(247)371我们很难被理解(249)372我们为何不是唯心主义者?(249)373偏见的“科学”(250)374我们新的“*”(251)375我们缘何像伊壁鸠鲁的信徒(252)376缓慢的时日(253)377无家可归者(253)378我们将再度澄清(255)379傻子插话(256)380“流浪者”如是说(256)381理解问题(257)382伟大的健康(259)383后记(260)附录“自由鸟”王子之歌1致歌德(263)2诗人的天职(263)3在南方(265)4虔诚的碧芭(266)5神秘的小舟(268)6爱的表白(269)7特奥克利特的牧羊人之歌(269)8居心叵测之徒(271)9愚者的绝望(271)10病态诗人何以自慰(272)11我的幸福(273)12驶向新的海域(275)13西尔斯马利亚(275)14致北风——舞曲(276)
精彩导读
1阐释存在之意义的导师无论我以善或恶的眼光看人,总发现所有的人。即千差万别的个人无不怀着一个使命:从事有益于保存人类的事。但这并非出于对人类的袍泽之爱,仅仅因为他们身上存在一种比任何东西更加根深蒂固、冷酷无情、不可征服的本能,这本能恰是我们行为的本质。尽管人们习惯于以一种短视的目光严格区分周围的邻人是有益或有害,善或恶,然而,倘若他们对整个群体做一个大略的估计和长期的思考,便会对这种严格的区分表示怀疑,*终只好罢手做这样的区分。从保存本质的角度看,*有害的人也许是*有益的人,因为他不仅保存了自身的本能,而且由于他的行为效应还保存了他人的本能。没有本能欲望,人类大概早已衰落了。仇恨、奸邪、掠夺、统治欲,还有其他许多被称之为恶的东西,均属保存本质的行为,自然是代价高昂的、糜费的,且大体说来是愚不可及的行为,但它们毕竟属于屡试不爽的、使人类得以保存至今的诸多因素。亲爱的同胞和至友,我不知道你是否会有损于本性地去生活,即“非理性”、“悲惨”地生活。损害本性的东西也许几千年来已经灭绝,现在上帝那儿也找不到了。请按照你至善或至恶的欲望行事吧,或自我毁灭吧!在这两种情况下,你都能成为对人类有益和有促进作用的人,因而也可以挽留住赞美你或讽刺你的人!然则,你会*找不到一个在你*得意时嘲笑你的人,在你像苍蝇、青蛙一样*可怜时找不到一个使你心绪变佳的人!正如人们会因为真理而发笑一样,我们也会笑自己。不过,要笑,精英人物迄今的真理意识尚嫌不足;*天资的人物也缺乏笑的天赋。如此说来,笑,也许是未来的事了!假如那句“本性是*重要的,个人算什么”的箴言被纳入人性之中,假如每个人每时每刻都会发笑以达到*终的解脱和轻松,那么,也许这笑便与智慧连在一起了,也许就有了“快乐的科学”。有时情况*不同。存在的喜剧尚未“意识到”自己就出现了悲剧时代、道德时代和宗教时代。那些道德发明者、宗教创立者、为道德评价而斗争的始作俑者、鼓吹良心谴责和煽动宗教战争的导师层出不穷,这意味着什么呢?那些舞台上的英雄豪杰代表什么呢?其实,英雄大致雷同,而其他偶然可视的东西只是英雄的铺垫罢了,它们可能是舞台的道具、布景,也可能是扮演的密友、贴身仆役等角色(例如,诗人便是某些道德的内室仆役)。这些悲剧人物虽则相信自己是为上帝的利益并作为上帝的使者在行动的,但实际上仍是为本性利益在行事,这是极易理解的。他们促进人们对生活的信仰,因而促进了类群的生活。“活着是值得的,”他们无不这样嚷道,“生活本身、生活背后和下面隐藏着许多东西,你们要注意啊!”*高贵者和*卑贱者同样具有保存本性的欲望,这欲望会不时作为理性和激情爆发出来,它会给自己创造车载斗量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倾力叫人忘却它是一种本能、直觉、愚蠢和毫无道理的东西。应该热爱生活!因为人应该促进自我及其邻人!现在如此,将来也应如此!为了使这成为今后*的目的,成为人们的理性和*终的信条,伦理学导师于是登台了,他的讲题是存在之意义。他杜撰出第二个存在,并且用他的新机械把旧的普遍存在从古老的、普通的日耳曼人身上取走。是啊!他*允许我们取笑存在、取笑我们自己,也不允许取笑他:在他,个人*是个人,要么是老子天下*,要么微不足道,但都作恶多端;他认为人没有本性。他的杜撰和评价多愚昧、多狂热,大肆曲解大自然规律,否认大自然的种种条件,的确,*伦理学的愚蠢和反自然到了可怕的程度,以至于任何伦理学家都足以使人类毁灭——倘若他们强迫人类就范的话。每当“英雄”登台,*定出现新鲜的玩意和令人惊异的笑料,也会使许多人产生内心的震颤,他们思忖:“活着是值得的!是呀,我活着是值得的!”生活、我、你、我们大家再次对自身产生了一时的兴趣。不可否认的是,笑、理性、自然已经战胜那些进行存在意义说教的伟大导师,存在悲剧终于转为存在喜剧,“*的笑的浪潮”——借用埃席洛斯的话说——*终将淹没这些伟大的悲剧角色。在“矫正性”的笑声里。人性就总体而言随着那些阐释存在之意义的导师的一再亮相而改变。人性现在又多了一种需要,即需要这类导师和存在“意义”的理论竞相出笼。久而久之。人变成一种富于想象的动物,比其他动物多一种生存条件:*须时刻坚信,自己能够弄明白为何而存在。如若没有周期性的对生活的信赖,没有对生活理性的信仰,则人类不可能有如此的繁盛。人类也一再宣言:“世间的确存在某种不可取笑的东西。”而谨小慎微的博爱主义者还会补充说:“不仅笑和欢乐的智慧,而且非理性的悲剧性的事物也同属于保存本性的手段和*要性!”原来如此!啊,弟兄们,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明白这条盛衰规律吗?我们也有自己的时代啊!P33-35
热门好书

相关商品
友情链接: